"美丽阳江家乡梦"征文比赛散文组一等奖获奖作品——《故乡•流年》

2015-4-10 15:39| 发布者: 那是年轻| 查看: 7023

摘要: 黛青的瓦房,散落在绿树间。弯弯曲曲的田埂上,开着细小的野菊花。芦苇丛中有水鸟“咕咕”叫着。麻雀成群成群飞过。还有那不倦的风,从田野的那头吹过来,又从田野的这头吹过去……这就是我童年的故乡——埠场镇的一个小村落。
  黛青的瓦房,散落在绿树间。弯弯曲曲的田埂上,开着细小的野菊花。芦苇丛中有水鸟“咕咕”叫着。麻雀成群成群飞过。还有那不倦的风,从田野的那头吹过来,又从田野的这头吹过去……这就是我童年的故乡——埠场镇的一个小村落。

  八十年代末的故乡,日子不明媚,家家户户贫穷着。村里不通水,不通电,一入夜,四周便漆黑一片。狭窄、凹凸不平的乡间土路,晴天尚好,一下雨,便泥泞一片。因此,当我们举家迁往城市时,故乡的人,把我们送出很远很远,眉眼里,有不舍,有羡慕。邻居三婆摇着蒲扇,豁着牙已稀落的嘴对我说:“二丫头,你可享福了。以后住在城里,不但有白面馒头吃,还可逛公园,看电影呢。”那时,有电,有自来水,有水泥路,有电影院,有公园的城市,是乡下人的天堂。

  在城市的繁华里穿行,我曾无数次思念过故乡的父老乡亲,故乡的蓝天白云,还有老家门前的那两棵荔枝树。花开时节,应是千朵万朵的吧,空气里,一定布满了花的香气,让人每一步里,都缠了香。但似水流年,故乡于我,还是一日一日地远了。直到前年的一天,在街上,一个乡下妇人向我问路,听口音有点耳熟,问她是哪里来的,她说出故乡的名字,我一下子怔住。然后,微笑,说我是故乡人。她听了愣了一下,随即惊喜地问:“你真是我家乡埠场人?”我说:“是呢。”她一下子兴奋起来,陌生瞬间成为熟识。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萍水相逢的我们,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旁若无人地说开了。多半是我在问,她在答。说故乡的一些人老去了,一些人诞生了;说村里早已通水通电,尘埃飞扬的土路已变成了水泥路面;说乡亲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连阿叔阿婆都有了手机,年轻人更用起了电脑,家家户户不但有了摩托车,一些人家,还开回了小车……那一口乡音啊,一下子把人,拉得很近很近,也一下子把故乡,拉得很近很近。才知道, 一个人无论走得多远,多久,灵魂始终不肯丢弃的地方,便是故乡,属于故乡的那份亲切,是骨子里的。

  时光仿若一只摇橹的船,摇呀摇,花影飘摇般的,二十多年的光阴,就摇过去了。岁月深深处,我那曾经贫穷落后的故乡,在撤县建市后改革春风的吹拂下,如今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让我惊喜,更让我感慨。

  2014年,随着市里的文化采风团,我踏上了归乡的路途。

  一路上,花红,草绿,鸟叫,生命在欢腾。有宽阔的水泥路,直通人家的家门口。一望无际的,是田畴。深的绿,浅的绿,在阳光下,绵延成绿色的海洋,黄的花、蓝的花、粉的花,藏不住快乐似的,从绿丛中探出头来,欢喜地笑。水稻已抽穗了,穗成淡黄色,远看去,像笼罩着一层金粉,有甸甸的丰收喜悦在里头。

  村子很静,初秋的好阳光,沁满整个村子,恬淡的,安详的。一幢一幢新式的楼房,让我们欣喜,众人叹,好漂亮哦。

  来到村委会,村支书已在门口候着,是个稳重而不失干练的中年人,中等身材,黝黑的脸上,一双眼睛特别有神。见我们一行人到,他伸出双手热情地迎了上来。进门,是窗明几净的办公室,墙角的一盆植物,长得绿意婆娑。我们坐下来,听他作简短介绍:村里以农业和渔业为主,五金业发展较快,每年吸纳大量本地劳动力就业。再看他们的规划图:蓝天白云下,漂亮的建筑群、宽阔的道路、绿树、草坪……更让人感奋的是,作为靠近海边的村落,这里,已成为充分利用海上资源,落实我市“蓝色崛起”战略,打造滨海新城的重要组成部分,描入了充满美好前景的滨海区域发展蓝图……

  我开始走神了。窗外有鸟在啾啾叫,是些可爱的麻雀们。我想起某日看报,看到休闲时尚这一栏,大幅的照片上,村庄田畴铺陈成原野,阳光融融,人们脸上,笑成了一朵花。旁边有文字介绍,说现在城市最时尚的生活,是去乡下吃“农家饭”,品“农家菜”,看“农家景”。于是,突然间起了念头,要在假日来个“农家游”。电话给姐妹们,竟都很雀跃,只待择日向乡下奔去。

  正想得出神,村支书要带我们到村子里转转。走在故土的田埂上,小野菊们还像从前一样,开得星星点点,黄泥土在脚底下唱着歌。放眼望过去,村庄还是那个村庄,但流年暗影里,村庄又不再是从前那个古旧的村庄。宽敞明亮的楼房前,栽种着花草;干净的水泥路上,不时有小车、摩托车驰过;绿荫掩映的休闲园地里,几个小孩子正在玩耍,笑着,跑着,快乐得像只追风的小兔……

  炊烟升起来了,一个村庄,温暖着。夕阳远远抛过来,将一个村庄,染映成一个橘子那么明艳。我想起我的“农家游”,笑。现在的乡下,真让人向往,空气清新,视野辽阔,天很高,很蓝,植物青葱,鸟很多。“坚持因地制宜,打造韵味各异、特色鲜明的美丽乡村!”这是市委书记在刚刚召开过的市委全会上为我们乡村发展描画的蓝图,多美的蓝图哦!我又想起我家的那间老屋,想,未来的某一天,如果能把它拆掉重新盖成楼房,那多好!这样,我,还有我的亲人们,就可以像游子归家一样,站在美丽故乡的土地上,听风吹,听鸟叫,看花开,看日升月落,将凡俗的日子,氤氲成另一种鸟语花香。

美丽阳江家乡梦征文比赛一等奖获得者与颁奖嘉宾合影(右二为本文作者梁媛)


作者:梁媛
个人简介:梁媛,女,阳江市作家协会会员,阳江市江城区人。1996年毕业于湛江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曾当过教师,现供职于阳江市江城区文联。至今已在《阳江日报》《湛江日报》《阳江文化》等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近16万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